新聞中心
健康園地
聯系我們
單位:廈門妙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電話:0592-5822861
傳真:0592-5822862
地址:廈門市思明區前埔東路579號2樓B單元
郵編:361000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網址:www.okxlgpw.buzz
首頁 > 詳情
    “天然草本”檢出強效激素 上百家“消”字號企業停產整改
    日期:2019-10-4    瀏覽:466

    “純天然乳膏”、“草本寶寶霜”、“苗家神藥”……種種打著無添加、純天然旗號的抑菌乳膏在各大電商、藥店大行其道,很多家庭都會常備一兩管,甚至會給孩子涂抹。但實際上,這些抑菌乳膏并非藥品,而是屬于消毒產品范疇,沒有治療效果,只能殺菌。而更令人擔憂的是,部分生產企業還在其中違規添加強效激素,在說明書上僅標注中草藥成分,長期使用會造成嚴重后果。

    而這些抑菌乳膏,大部分來自于江西的一個小縣城——永豐縣。

    日前,有媒體對永豐縣抑菌乳膏含激素事件進行了調查,引發社會廣泛關注。事后,江西省衛健委針對媒體曝光的神夫草抑菌乳膏含激素進行了調查,調查結果顯示,神夫草抑菌乳膏抽檢樣品中確含違禁添加物。江西省衛健委隨即依法對該企業進行了處罰,而此事也引發了當地主管部門對消字號企業的整治。

    7月11日-12日,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赴永豐縣進行實地調查,發現在被多家媒體曝光后,永豐縣133家消字號企業已全部停產。

    永豐縣衛健委的相關負責人則向本報記者表示,政府部門態度堅決、要求嚴格,限期三個月要求企業自行整改。由于國家目前還沒有對消字號產品的監管細則,未來,縣衛健委將依據妝字號產品對其進行監督、檢測,還將對企業的進貨渠道進行嚴格監控。

    “純天然”草本乳膏含強效激素?

    2019年2月,國際權威醫學雜志《柳葉刀》發表文章指出,永豐縣生產的神夫草抑菌乳膏涉嫌違規添加激素。文章顯示,兩名丹麥醫生接診了一名14歲早發性點滴狀銀屑病男孩,因使用神夫草抑菌乳膏9個月,小腿上出現了一種新的皮疹。丹麥醫生將神夫草抑菌乳膏送檢,查出含強效激素。

    事實上,這并非首次曝光消字號抑菌乳膏含強效激素。早在去年12月,苗家祖大夫草本抑菌乳膏就被英國藥監部門MHRA檢出非法添加類固醇激素,該藥膏同樣產自永豐縣。

    目前,市場上在售的很多抑菌乳膏均屬消字號,卻打著“天然草本”、“抑菌止癢”等旗號進行宣傳、銷售。但據記者了解,消字號是經地方衛生部門審核批準的衛生批號,屬于衛生消毒用品范疇,僅具有消毒功能,不具備治療效果,而且生產銷售的企業也不應該對消字號產品做任何療效的宣傳。

    《華夏時報》記者在某大型電商平臺搜索“中草藥乳膏”字樣,發現排名靠前的“東方之驕草藥王”、“秦朗寶寶抑菌乳膏”、“冰蠶草本中藥乳膏”、“神農清芙靈草本乳膏”等產品均為消字號,單價10元-70元不等,月銷量多的可達3000單以上。

    還有一些抑菌乳膏虛假宣傳、添加激素現象嚴重。如熱銷的苗疆域草嬰兒紫草軟膏、鵲膚霜、雪肌霜、幫寶消濕止癢膏等,均被媒體曝光公開檢出強效或超強效激素。

    微博大V“小兒外科裴醫生”曾在文章中指出,如果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長期使用超強效激素,皮膚會萎縮變薄,出現激素依賴性皮炎,毛囊炎、痤瘡等問題,對嬰幼兒還可能導致向心性肥胖、高血糖、低血鉀等全身反應。

    這些抑菌乳膏的產地大多集中在江西省永豐縣,比如神夫草。一位永豐縣本地人士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,縣里目前有消字號企業133家,去年創造了600萬的稅收,解決了2萬人的就業問題,而永豐縣的總人口也不過48萬人。

    據媒體報道,違規添加激素在永豐當地消字號企業是個公開的秘密。一家連鎖藥店老板甚至對記者表示,只要是永豐縣產的中草藥乳膏都是西藥調配的。

    133家企業全部停產

    日前,隨著多家媒體報道抑菌乳膏事件,使永豐縣被置于輿論的風口浪尖,對此,永豐縣政府組織了消毒產品行業專項整治,對百余家消字號企業進行停產整改。

    7月11日,《華夏時報》記者實地走訪了永豐生物醫藥產業園。在那里看到,偌大園區空空蕩蕩、一片安靜,廠房幾乎全部停工,道路上偶有沒來得及清掃的垃圾與枯葉。

    記者進入生產狼毒乳膏的江西海峰生物科技進行查看。在海峰生物辦公樓一個約幾十個工位的辦公室內,只有4名員工在正常上班,其余的工位空空蕩蕩。隨后記者詢問某市場部經理,該經理表示自己主要負責遠紅外類醫療器械銷售,不了解抑菌乳膏線的生產情況,海峰生物的醫療器械并未停產。

    而生產苗毒專家乳膏的江西岐黃生物科技的辦公樓則空無一人,全樓正在裝修。

    永豐生物醫藥產業園管委會項目組的負責人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,目前133家企業正處于自查自糾階段,所以全部停產,后續有關部門也會要求企業提交代理商清單,如果產品再出現虛假宣傳、添加激素等違規情況,將予以頂格處罰。

    在上述衛健委負責人看來,永豐縣一直是生物醫藥強縣,消字號企業在全縣經濟中的地位并非像媒體報道的那樣重要。從2018年稅收來看,永豐縣去年生物醫藥行業稅收2個多億,這些消字號企業貢獻了600萬,僅占3%。未來,政府鼓勵這些消字號企業進行收購兼并、資產重組,一批企業將轉型到醫藥、醫療器械、化妝品、保健品行業,從而把消字號企業控制在20家以內。

    說到企業轉型升級與兼并重組,記者也采訪了在媒體報道中被頻頻提到的關鍵人物周明海,可以說他開創了永豐抑菌乳膏的先河。

    周明海是縣里最早的兩家消毒產品企業創始人之一,現任永豐縣生物醫藥協會會長。他創辦的江西源生狼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源生狼和”)憑借狼毒乳膏這款產品,成為了永豐的一塊金招牌。隨后,當地消字號企業如雨后春筍般生長,在2014年巔峰時期,消字號企業達到180家,占據了全國消字號產品產能的一半。

    但是,周明海并未在消字號產品行業過多停留。由于看到了種種亂象,以及抑菌乳膏市場的局限性,周明海于2015年帶領源生狼和轉型,變為生產、銷售二類醫療器械的狼和醫療,并成功在新三板掛牌上市。

    周明海對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狼和醫療主營一次性包皮環切縫合器,去年營收2個多億,效益不錯。目前他剛剛收購了一家藥廠,準備進軍中成藥行業,產品有望在11月份上市。

    周明海表示,雖然永豐縣的消字號企業數量很多,但是其中只有10%-20%的企業能夠賺到錢,大部分企業的規模很小,經營狀況也堪憂,這些企業普遍缺少轉型觀念。在監管趨嚴的形勢下,他會努力帶領大家轉型,目前已有部分消字號企業老板入股了他的公司。

    “消”字號監管將從嚴

    其實,消字號產品的亂象一直存在。每隔幾年,政府都會開展全國范圍的消字號產品整治行動,虛假宣傳針對疾病的療效、違規添加激素已成為老生常談的問題。

    上述衛健委相關負責人向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消字號抑菌乳膏的亂象頻發主要原因有二,一是有關部門對消字號產品的資質審批相對寬松,二是對消字號產品的處罰偏輕,違法成本很低。

    此前,消字號產品許可證的發放主要由省級衛生行政部門負責,2017年后,審批權下放到市級,審批時間約為一個月,檢測指標主要是該產品的殺菌作用,審批費用數千元,與化妝品、保健品、醫療器械等許可證審批流程相比都寬松很多。

    對比藥品的監管來說,如果一款藥品想要取得國藥準字號上市,需要專門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審批,并且要經過藥理、病理、毒副作用測試和臨床驗證等一系列環節,在確保安全有效的情況下才可能批準,整個過程通常需要5-10年,費用也高達數百萬甚至數千萬元。

    近年來,隨著消字號產品發放的許可證越來越多,永豐縣在監管方面也感到吃力。

    同時,監管細則的缺失也使地方在監管過程中力不從心。上述衛健委負責人表示,目前國家對消字號產品的監管只有一個《消毒管理辦法》,而由于《消毒管理辦法》依照《傳染病防治法》制定,它規定的處罰不能嚴于該法。

    《消毒管理辦法》第四十四條規定,消毒服務機構違反本辦法規定,由縣級以上衛生計生行政部門責令其限期改正,可以處5000元以下的罰款;造成感染性疾病發生的,可以處5000元以上20000元以下的罰款。

    也就是說,當企業由于虛假宣傳、添加激素被有關部門處罰時,由于未造成感染性疾病暴發,縣衛健委只能對其處以5000元以下罰款,違法的成本與高昂的利潤相比不值一提。

    2008年,貴州某公司生產的“苗嶺潔膚霜”因為違規添加激素、抗生素被舉報到衛生部,貴州省衛生廳即依此對企業作出停產和罰款5000元的行政處罰。

    同時,對于違規添加激素的情況,永豐縣內并沒有設置第三方檢測機構,整個江西省都沒有這樣的檢測機構。上述衛健委負責人表示,后續要想對企業生產的抑菌乳膏進行激素檢測,需要將其送往廣東、深圳等外省。這大大增加了執法的難度與成本。

    目前,國家衛健委也在積極制定相關政策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,年內衛健委或將重新劃分消字號產品范圍,這將從根源上杜絕違法行為的發生。

    當前,消毒產品包括消毒劑、消毒器械和衛生用品三大類,其中消毒劑又包括粉劑、片劑、顆粒劑、液體消毒劑、噴霧劑、凝膠消毒劑六項。未來,抗抑菌乳膏將劃出消字號產品范圍,迎來更嚴格監管。


    轉自@華夏時報


妙樂維專注母嬰肌膚健康
版權所有 © 廈門妙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   電話0592-5822861
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